破空寂

二次元与三次元的夹缝中生存着的人类。吃过很多粮,现在游戏,声优,唱见再圈。游戏包括刀剑、口袋、蔷薇向游戏,乙女向玩过不多。作为一个小女生偶尔发发化妆品有关的东西。

古書店街の橋姬 感想

(其中大概会有大量剧透)

桥姬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作品?
虽然我个人并不能算饱阅了近十多年的蔷薇向十八禁的游戏,但是那些知名度较高的游戏还是有涉猎过一些。桥姬在这其中算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存在,因为蔷薇向游戏是描写男性之间爱情的游戏,就算再怎么设定奇特、故事情节丰富的剧本,主要的笔墨还是要用在刻画感情的基础上。(哦你们不要说room no.9那个奇葩)
但是桥姬大概真的能算一个例外。有些玩过的同好们在谈感想的时候会说,桥姬是一个玩着玩着就会忘掉它是一个BL游戏的游戏,或者说它真正属于bl的地方其实很少,恋爱似乎只是在接近最后的时候才会出现那么点感觉。而且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我们可爱又迷人的主角玉森,从头至尾都想的是怎么和攻略人物之间建立深层次的友谊关系,或者说是“挚友”,或者说是“兄弟”,或者说仅仅想要让两人的关系对等。然而很可惜的是,在攻略人物中,所有人对玉森的感情都基本上是已经超越了友情的,不出意外大概可以称之为是爱情一样的东西。
因此在我看来,桥姬绝对不能算是正统bl游戏,不过桥姬的bl元素却也是不可缺少的。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试图用了一种假设法,即如果把桥姬里的bl元素去除,那么它是否还是完整的,然后得到的答案很耐人寻味:如果把游戏中的所有男性同男性之间类同于“爱”之类的元素去除,那么桥姬便不再完整;但是如果只是去除H的场景,变成清水的纯爱向,那么似乎除了川濑线以外都是行得通的。
在这里先向喜欢着川濑的各位说声抱歉,这仅仅是我的个人想法,如果引起不适请无视或者直接关掉我的文章都可以。不过在道歉之余,我想请大家听听我这样想的原因。川濑对玉森的感情,用梦野久作的那三句诗来形容真的非常恰到好处:色の白い子を いじぬて見たさに なかよくなる(不过这似乎不是原句来着)。每当读这几句诗的时候,都会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——在我看来,这其中饱含着一种危险的欲望,而这种欲望在川濑内心中,一般的体现就在事事怼玉森方面,而更深层的体现,大概真的就是那种包含着欲望,想要“弄脏”的心态。
因此在我个人的看法中,川濑线是无法成为完全清水向的存在,如果在情中掺杂着欲望,那就是欲爱,是与纯爱完全不同的存在。因此我一直将水上和川濑视为两种不同的爱情观,而且至今无法抉择(感觉我已经混乱到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)。再说川濑对玉森的感情,在我看来是非常复杂的,一定要找个词来形容那么就是“爱恨交织”(我知道这很俗)。幼年时候,川濑是恨着玉森的,恨到想要杀了他,这种恨可能是因为玉森有自己没有的那么幸福美满的家庭,或者因为玉森在亲眼目睹自己被家暴后没有帮他,可能还有其他的……我无法确定,但是感觉多多少少这些因素会使幼年川濑恨着玉森。而且这种恨的心情绝对不假,否则水上也不用循环23次才救下玉森(此外,如果再思考一下就会发现,水上能救下玉森的根本原因是阻止了玉森去见川濑,可见让玉森去见川濑=川濑会杀了玉森这个等式几乎是百分百成立的,就像让水上读完《地下室怪人》=水上会自杀一样)。那么问题就来了:既然这么恨,那为什么川濑又会爱上玉森?有一种说法叫做恨到极致便是爱——当然川濑对玉森并不是这样的,他的爱大概还是从幼年两人一起做的一件“大事”开始的。在川濑线最后,川濑说过“记忆中一直都在哭……但是看到你的脸的时候,我笑了出来。”为什么笑?他自己说是因为没杀玉森而感到高兴,我自己仔细揣摩了一下这种心态,然后将其归结为:找到了分担者。虽然玉森在这之前亲眼目睹川濑被家暴的过程中,最终结果是软弱的逃跑,也就是说之前那次他根本没能成为,更没敢成为川濑的分担者,但即便是这样——川濑也还是再一次看到了希望。而在这之后,玉森真的和他一起去了川濑家,虽然全程没有给予川濑一点帮助,却也全程陪着川濑一起,真真正正成为了川濑的分担者。虽然不能说曾经川濑有多恨玉森,现在就有多爱玉森,但是多多少少就是爱恨交织的感觉,一方面对玉森是如此纯洁、美丽的存在而心生嫉妒,另一方面也因为这样的玉森成为自己的“共犯”而由衷的高兴(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心灵支柱的感觉)——多么矛盾而又令人心驰神往的感情。

未完待续
ps:本来是想从比较宏观的角度来写写桥姬,写着写着就变成对人物和感情的剖析了,到最后真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……感觉表达出了很多东西,但又感觉什么也没表达出来,语文真心差到不行w
此外,如果对文章里的内容存在争议,我在这里先向大家说一声抱歉,欢迎在评论里给我留言

评论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