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空寂

二次元与三次元的夹缝中生存着的人类。吃过很多粮,现在游戏,声优,唱见再圈。游戏包括刀剑、口袋、蔷薇向游戏,乙女向玩过不多。作为一个小女生偶尔发发化妆品有关的东西。

论伊布是如何孵化的

urata生日贺文。
先说明,我脑洞开大了。 

对,就是精灵宝可梦的伊布(天知道我是下了多大决心才打成精灵宝可梦的(哭))。 

很抱歉,像我这样在口袋坑里滚不出去的人已经没办法好好写其他梗了。 

大家就请看我胡言乱语一篇吧。 题目废,我是真想不出什么文艺的题目了(哭) 

顺便一提,里面的口袋世界的情况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编的,为了让剧情发展得更顺利。 

大概OOC?不过这么大的脑洞不OOC也困难吧(苦笑) 

勿代三


urata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时候的场景。 他刚孵化出来的时候还是一只小小的伊布,是比精灵蛋还要小好几圈的那种体型——不过这对于野生精灵来说并不少见,为了适应恶劣的环境,像人类一样,精灵也有较正常孵化时间更早的类似于早产儿的那种情况出现。 

他刚出来的时候,甚至没有力气去挣脱掉附在身上的蛋壳碎片。待休息了足够长的时间,他终于将身体整理干净时,第一眼看到的—— 

是漫天的白雪。 

对于野生的精灵来说,将刚生下来的蛋随意搁置也同样不少见。他们虽然有很多都具有群居属性,但却不是以家庭团体为单位的,大多是多种不同的生活在同一片区域的精灵互相照顾而已。 

不过urata孵化出来的时机的确不是那么的好。 刚孵化出来的精灵基本上都是需要立即进食的,但是四周的白雪让urata立刻意识到继续待在这里无法找到任何食物。他站起来,抖了抖被雪片沾湿了的羽毛,正准备离开时,看到了靠在他旁边树下的,另一只精灵蛋。 

那只蛋大概已经放在那里有一段时间了,虽然还没有孵化出来,但是以积在蛋周围的雪的厚度来看,应该也是离孵化不算太远的样子。虽然就这样走掉也是完全没问题的,不如说那只蛋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,但是莫名奇妙的,看到那只蛋,他就是挪不开步子。 

大概也不用花太长时间吧? 

他走到那只蛋旁边,用爪子试试温度,感觉稍微有点冰,如果一直保持这个温度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孵化出来,urata想了想,用身体环住蛋没有靠在树上的一面,静静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时刻。 

这就是urata第一次见到sakata的时候。 

不过等见到孵化出来的家伙也同样是一只伊布的时候,urata开始怀疑了。 

这家伙真不是他的兄弟之类的? 


之后,他与sakata踏上了漫长的旅途。 他们出生的地方是个常年被冰雪覆盖的地方,在那里能够生存下去的只有本身就很喜欢冰雪的精灵,像他们这样刚刚出生的非冰系精灵,过低的气温,不仅不能保暖,还没有充足的食物果腹,是个很危险的地方。 

虽然不知道要走到哪里才算可以,他们只是一直漫无目的的行走着。

 “urata桑……” 

“……”

“我好饿……” 

“嗯……” 

“所以说……” 

“再坚持一下……” 

最开始走出这一片雪山是最艰难的,那些长在冰雪区域的耐冻树木结出的果实极少,而且大多数被本地的精灵们搜罗之后储存起来,所以只能在树周围的积雪层下碰碰运气,也许可以挖出埋得很深的许久之前的果子,虽然有些腐烂,但是为了充饥也是没办法的事。 

很多时候urata都在想,要不要就这样放着sakata不管好了。即便很有可能出自同样的父母,但精灵的世界在这方面真的并不那么看重,自己并没有照顾他的义务,不如说自己能否生存下去都是个未知数。再说sakata也是一只精灵,精灵的本能可以让他好好的生存下去,在这一点上他们两只并没有什么天赋上的差别。 

不过sakata大概真的把他认定为哥哥一般的存在,虽然作为正常孵化的精灵,从刚出生开始他的体型就要比urata大几分,但即便这样,他也一直跟随着urata的步伐,urata偶尔因为身体过小站不住而从雪坡上滚下来时,sakata就会帮他舔去皮毛上附着的冰粒。 

相比之下,sakata的进食量就是他的两倍。 

因为sakata总是在喊饿,所以一旦找到了果实,urata总是让sakata先吃。并不是说自己不饿,只是长时间相处下来urata发现,sakata极度空腹的状态会严重降低他的行走速度,为了能尽快离开这片危险区域,他们不得不抓紧时间,好在urata自己饿一点并不会对行进速度产生太大影响,所以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 

现在也是,一边赶路一边搜集果实让他们分身乏术,一整天下来仅仅找到了三颗果实。临近傍晚时分urata在半山坡上发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,看起来也没有被其他精灵占领的样子,于是两只就决定在这里休息一晚。拿出三颗果实,他们先是每只吃掉了一颗,可最后剩下的那颗却让他们犯了难。 

两只沉默了很久,还是urata先把果实推给了sakata,“你吃,吃完了明天别再像今天走得那么慢了。” 

“可是,”看着眼前的果实,sakata却犯了难,“urata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好好进食了,吃的太少了啊。” 

像他们这样的年纪,每天吃三颗果实大概算是正常食量,每天一颗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理需求。urata不可能不饿,不如说他经常饿得眼前发黑,从雪坡上滚下来也有饿的一部分原因在里面。但是他依然忍住了扑上去吞掉整颗果实的欲望,转过头去:“所以说要不是你肚子饿会走得很慢我才不会让给你!如果你能再走得快一些,我们或许今天就能走出这座雪山了!” 

“可是,urata桑虽然走得很快,却经常从不算太高的雪坡上滑下来,这样算下来也不见得比我快多少吧。” 

“你!”urata本想转过去敲一下sakata的脑袋,但是一转过身他就看见了那颗惑人的果实,所以他迅速又转了回去背对着sakata,“那么啰嗦干什么!想让我吃等以后找果实容易了每次都让我先吃好了,现在需要填饱你的肚子保证你的行走速度!快吃完了休息,明天还要赶路。”说完之后索性眼不见心不烦,走到离sakata最远的一个角落里蜷成一团装睡了。 

又沉默了很久,sakata终于拿起果实,一口一口小口地啃了起来。他吃得格外缓慢,也格外仔细,仿佛在品尝味道一般,虽然埋在冰雪之中的果实大概不会有任何味道可言。 

等他吃完,urata早已陷入沉睡。sakata在他的身边卧下,身体自然攒成一团,毛茸茸的脑袋轻轻靠着urata的身体,也一同进入了梦乡。 


后记:请自动把两只的对话转换成萌萌的“Eveee~Eveee~”的叫声。 

也许是TBC?

评论(3)

热度(21)